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77节(1 / 2)





  进了屋子里,谢当苟便仔细瞧了一下,看到那些长得还算漂亮的丫鬟,便似笑非笑的看了这些人一眼,说道:“这些,也是给我们准备的?”

  “当然。”

  谢当苟就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个夜明珠,放在手里把玩着,边玩边笑着说道:“这些东西,都是哪里的?”

  “这个……都是我们凑的。”

  “那你们在这郡守府干活儿,待遇挺好的啊,我今年才升迁为郡守,而这些东西,我便是干十年郡守,不吃不喝俸禄全部攒下来,也够不上。还不老实交代?”

  谢当苟不光问了这话,还让他们抬起头,往外头看了看。

  外面站着的,正是才刚刚跟海寇干了一仗的新兵们。

  这些仗着前任郡守的势力为非作歹的人,顿时一惊。他们恍然明白过来,自己对这位信任郡守的估计似乎有些不对。这都有军队了,能是什么简单的人物?

  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,谢当苟十分满意,说道:“那么,现在要不要好好说说这些东西都哪里来的?”

  谢辞渊原本以为,他们会承认这些都是他们搜刮的民脂民膏,可谁知道,这帮人胆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大。

  这帮人,有人心理素质极高,纵然已经这样了,也依然面不改色。当然也有人心理素质不太行的,当即就跪下来说道:“这……这些都是前任郡守的宝库里的,大人,那些人身上……”

  谢当苟漫不经心的笑着,“来的时候跟海寇打了个照面,别担心,他们身上的血,都是海寇的。”

  这就很吓人了好不好?

  在他们看来,海寇就已经是特别可怕的存在了,结果这些人还跟海寇打起来了?身上的血是海寇的?他们虽说也有府兵和衙役,但在郡守不在的情况下,府兵和衙役可不服他们的调动。

  所以他们现在该怎么办?

  虽说才是第一次跟这位新的郡守见面,说的话也不多,可也可以看得出来,这位并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,他跟前任郡守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。

  这就很令他们痛苦了。

  “库房里面都是有账本的吧?后天把账本交过来,我开开库房查验,你们就先回去吧。”

  后天。

  新郡守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,给他们两天的时间,从库房里面拿了什么,都给他送回去。他们倒是想要不听,可那些兵手里拿的刀实在是太吓人了,他们看着都觉得胆寒。

  都敢带着军队来上任了,难保他不会因为看他们不顺眼,就吩咐那些拿着刀的人,那他们都砍了。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信任郡守那双眼睛,他们就觉得,这样的事情,人家不一定干不出来。

  看着那些人灰溜溜的离开,谢当苟便往椅子上依靠,笑看着谢辞渊他们,问道:“你们瞧瞧,我刚刚的态度怎么样?办的事儿漂不漂亮?”

  谢辞渊点点头。

  “这靠的都是武力。”在这种地方,因为山高皇帝远,再加上郡守带头不守朝廷的规矩,久而久之就导致百姓对朝廷毫无信任,而跟随在郡守身边的这些官吏们,对于朝廷的敬畏也几乎没有。

  若他们没有带兵前来,这些人估计又是另外一个态度了。

  不过前任郡守还真是一只大硕鼠,这些好东西,他得上交给大皇子,也不知道最后能留下多少进自己的口袋。

  谢辞渊说道:“这些都是民脂民膏,不上交的话,就留下来用作辽东的建设吧。前任郡守在任上几乎什么正事儿也没有干过,当地百姓什么保障也没有,不管是农业推广还是其他民生工程,都是需要银子的。”

  “说的也是。”

  此处临海,境内也有一些水域,要是出现问题,那可不得了。

  百姓们因为年年被海寇骚扰,无心农事。他们是农耕社会,种地是根本,所以还需要鼓励农耕。这么一想,事情确实挺多的。

  谢当苟问道:“以后我成为郡守,就得住在这边了吧?你们呢?难道要回山上去?”

  第106章 满载而归

  谢辞渊说道:“爹, 我会经常下来的,不过山上上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,所以我还得在上面坐镇, 以后住在山下的时间会多一点。”

  如今山上的守卫也慢慢的行成规模了, 通往山下的那条路也修一修的,尤其是在他爹当了郡守以后, 他们得经常性的山上山下的两头跑。

  那个水车可以吊货物上去,再稍微修改一点, 也不是不可以将人给吊上去。若当真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的话, 对于山庄里的人而言, 倒也方便。

  这几天, 谢辞渊他们是住在郡守府的。

  因为前任郡守死的太过突然,郡守府里面的好些东西, 这些人应该都还没有找到。比如账本之类的东西。珠宝这一类的东西是藏在库房里头的,很容易就会被找到。但是账本这一类重要的东西,他应该不会信任任何人。东西应该就藏在郡守府当中。

  郡守已经死了, 按理来说这种东西应该是没有什么用了。但找出来,也能够看看郡守的那些跟班, 都从里面贪了多少, 他们下手处置那些人的时候, 也好以此为依据, 做到心中有数。

  不得不说, 这些狗腿子还是很会办事儿的, 晚上他们在郡守府休息的时候, 里面的床褥等都是换的新的,还是浆洗过的,还将被褥晒的十分柔软, 除了屋子里没有铺设津砖,这让他们有些不大习惯之后,别的都挺舒服的。

  歇息了一.夜,第二天,而夜里面,那几个亲兵已经在郡守府当中,将几个可疑的地方全都搜查了一遍,还真就搜出来几个账本。

  第二天,谢当检他们几个的主要工作,就是看账本。

  原本以为这是个不算太难得工作,只是当他们翻开账本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错了。

  谢辞渊也没有想到,这位前任郡守大人,竟然还很有干谍战工作的天分,搞个账本,里面竟然还用到了密码,等到他们将翻译本找到,再将里面的内容一点点翻译出来之后,便觉得里面的内容实在是有些触目惊心了。

  跟海寇的交易是一个账本,光是这一项,便有许多进益。为了对这位郡守大人表示诚意,海寇还会不定时的给他们送礼,大多数都是深海珍珠。

  当然,这珍珠也并不是海寇自己下海打捞的,而是抢的那些渔民的。不过珍珠的成色也是真的好,光是异色珍珠就有不少,更别说品质好的白珠了。

  另外还有强行征收的一些赋税,也另外用了一张本将名目都给记录了下来。看着这一本账本上面的各种税收的名目,就能够想象的出来,此地的百姓们,日子过的有多苦。

  账本上不仅记载了他们收取的各种钱财,还有那帮爪牙干的事情。